联系热线:0371-68620790

新闻中心

视点 | 考古博物馆策展断想

考古机构该不该拥有自己的博物馆,这本来不应该是问题,但多年来都存在争论。有人觉得,考古单位集中力量发掘就行了,发掘品应交给博物馆管理。但考古人中也不乏主张考古机构应该有自己博物馆的专家。多年前,由于职业的经历,我曾思考过考古和博物馆的关系,在2013年,还策展了全国第一家虚拟考古博物馆。鉴于我国很多省、市、县公立博物馆藏品展品以考古出土文物为大宗,本人也曾大声呼吁考古人应主动参与,甚至主导这类博物馆的策展。形势发展很快,如今,国内有数个考古机构出手不凡,已经或准备建设大型的考古博物馆,可能还有不少考古大省在紧锣密鼓地跟进。

现在的考古机构,面对的已不是该不该有考古博物馆,而是该怎样策展,才能把考古博物馆展览做好。博物馆策展是个系统工程,自有其较为规范、完整、成熟的运作体系,我以下要谈到的几点想法,自我揣度可能是现有考古博物馆策展中可能疏忽或重视不够之处。


“三要求与两避免”思路

首先,考古博物馆展陈应有三个基本的要求:专业、科普、特色。毫无疑问,考古博物馆是一个专业的专题博物馆,所以一定要在专业上下足功夫。考古学是一门独立的学科,有自己的理论、方法、技术手段、独特的语言表达和叙事方式。这些都应该在展陈中表现出来。考古学又是小众学科,专业性强,专业理论深奥,田野技术和文物保护手段既传统又尖精,但考古博物馆却主要是面向社会大众的,所以在展陈上一定要处理好专业和科普的关系。不要把专业和科普看成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。做好展陈,才能在数以千计的博物馆中占据重要一席,不要轻易认为只要是个考古专业馆就能独树一帜。特色是博物馆的重要生命特征,考古博物馆展陈主题一定要有创意,形式设计一定要有创新,要力争做到后来跟进者难以模仿。

其次是两避免。由于体制和历史的原因,我国文化文物系统所属的国家及省市博物馆,多以历史主题作为基本陈列,而且这些陈列的展品基本都是从考古部门移交过去的发掘品,能够建考古博物馆的又一般都是首都和省会城市所在。都是考古出土文物,稍不注意,考古博物馆的展览就可能和同城的历史类博物馆同质化。因此一定要尽量避免这种状况出现。一要避免和历史类博物馆的通史陈列无显著区别,这样就不宜仍按历史年代顺序来组织展线、也不宜用历史叙事方式来展开故事。二要避免和历史博物馆做展品攀比,较劲谁的大,谁的重,谁的多,谁的精。尤其不能给观众留下和历史类博物馆赛“宝”的印象。这样做不是说不挑选出土文物,特别是精美文物,考古博物馆的展览当然是出土文物标本为主的展览,但应多选成组成套的文物。它们是当时社会、生产、生活信仰的整体反映。考古博物馆应尽可能多地挑选遗物标本来展览。此外还应展示考古仪器、设备、技术手段和其发展历程,以及考古人的工作、追求等。展览主题、内容和历史类博物馆形成互补,达到良性竞争,同城双赢。


展品的组织与挑选

展品是展览的核心,是策划一个好展览的重要前提。没有能很好反映主题,充分演绎故事的展品,再好的主题,再漂亮的装修都不可能策划出一个成功的展览。那展品应该如何组织和挑选呢?循着前文提到的“三要求”“两避免”思路,我们尝试挑选一些展品来看看。


考古人挖出的地层

以四川忠县中坝遗址12米深剖面样本为例。从耕土到生土12米深,划分出70多个地层,包括从新石器晚期到夏、商、西周、春秋、战国、西汉、东汉、三国南北朝、隋、唐、五代十国、宋元明清各个时期,很多延续长的朝代还可以划分出早晚、早中晚,甚至4期以上。据我所知,这是考古人挖到的唯一的中国5000年文明史延续不断的地层证据。

考古人对类型学的运用

这方面有苏秉琦先生的宝鸡斗鸡台瓦鬲的排队分期。邹衡先生的殷墟文化分期、董作宾甲骨文断代研究,以及洛阳中州路分期、洛阳烧沟分期等。此外,像青铜器、瓷器、铜镜,钱币都可选取某一时段或某类器物,也就是将那些标型器直接按分期摆在展柜里,让观众有直观的感受。

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

考古调查勘探是田野考古的重要环节,必须有所展示。主要应展示调查勘探的原理、步筹、方法以及调查勘探的工具和调查勘探的成果。我国考古勘探面积远远大于发掘面积。许多重要遗址、遗迹都是勘探发现的。所以在考古博物馆展示里勘探应有一席之地。

虽然地下古遗址古墓葬的调查和发掘是田野考古的重点和出发点,但考古博物馆的展览不宜仅仅局限于埋在地下的遗迹。水下考古、航空考古、石窟寺考古、建筑考古、文化线路考查等也该有所表现。

考古课题研究

从一片空白到数以十万计的各类遗址的发现;从第一次全国文物普查到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;从单个遗址发掘到考古学文化的确立;从孤立的遗迹到聚落观察;从以地层器物判断相对年代到碳-14测年,到多学科的科技考古;从黄河文明到长江文明;从中原到边疆;从国内走向国际;从夏商周断代工程到文明探源工程等再到考古中国等等,都是可以展览的好素材。

考古事业成就

比如考古机构的设立和考古队伍的壮大,考古报告的出版,考古出土文物对博物馆藏品起到的至关重要的支撑作用,考古服务于国家经济文化建设和国家重大建设工程(如三峡库区考古工程、南水北调考古工程)的考古发掘,国家考古遗址公园、考古与文旅深度融合,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评选、近年方兴未艾的公众考古,考古发现与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申评,考古与国际文化交流,考古对社会和国民经济发展的贡献等。

考古人

正是几代考古人的百年执着努力,才有今天的辉煌成就。毫无疑问,考古博物馆库房里应收藏有关他们的文物资料,展线上应有他们的身影和成果。个人觉得展览形式上照片罗列排列,扎堆组成展墙的表现方式未免老套了一点。建议把做出重大贡献的专家穿插于重大发现、考古学文化、重大项目的展览中,让人随物、随事走。

以上人和事,要用展览表现出来,仅仅用考古出土文物标本显然是远远不够的,这就要求我们另辟蹊径,改变对展品的传统认识。动、植物标本(如最早的水稻、最早的小米、最早的小麦、最早的家禽家畜骨骸)是展品。重要遗迹、标本(复杂的打破叠压关系的遗迹、最早的陶片、仰韶发现的第一片彩陶、龙山遗址采集的第一片黑陶片——以上如果保存有的话)是展品。著名考古学家记录、日记、遗迹遗物绘图、手稿、办公、生活用品是展品。民工、技工也可以进入展览,勘探发掘检测工具也是展品,重大发现、重要会议等等的见证物,考古重大工程的相关文件、规划、成果都可以是展品。

当然,数字化的记录和展示肯定也是必不可少的。

考古体验互动

考古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,观众在参观考古博物馆后动手的意念很强烈。所以考古博物馆最好留够足够大的空间,供参观者和大中小学校参观团队来做考古实践活动。至于如何设置独具特色、寓教于乐活动的内容和形式,那就需要真正承揽具体某个考古博物馆的策展人去脑洞大开,拿出创意了。

以上说的是全国大型考古博物馆比较理想的展陈策划。大家知道,一个展览,往往会受场地、经费、藏品、时间、时代等诸多因素制约。考古博物馆不要刻意追求大而全,或小而全。各个考古博物馆都应该根据自己的藏品去做策展。好的展览,一个展览就是一件作品,这件作品有许多规定动作要达标,比如专业、科学、准确。但一件优秀作品还应做到无论内容还是形式设计都敢于大胆创新,充满创意,与众不同,可识别度高,不断给观众以惊喜。中国特色的评判标准似可概括为:业主满意,专家认可,领导称赞,百姓喜欢,回头率高。
我特别期待这样的考古博物馆早日诞生在中国。

(注:本文作者为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。曾任中国博物馆协会常务理事、四川省博物馆代馆长、汶川大地震博物馆建设(选址、规划、文物征集、策展)专家组组长、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)

原创 高大伦 

本文转载自 文博中国

本文刊登于2020年8月7日

《中国文物报》第5版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樊经理

手机:13027782785(微信同号)

电话:0371-68620790

邮箱:henanfengzhiwen@163.com

地址: 河南省郑州市高新区金梭路33号1号楼